购物车 加入收藏 设为主页 个人中心
 
文星网
|
|
|
|
|
|
|
|
|
|
|
|
|
|
|
|
|
|
|
|
|
美术资讯 | 国画 | 油画 | 雕塑 | 陶瓷 | 书法 | 素描 | 奇石 | 和田玉 | 翡翠 | 杂项 | 世博美术特邀 | 伟子关注
  文星网 > 美术 > 国画 文章搜索:   

广东画家高奇峰艺术个性略欠
作者:   发布日期:2014-10-27 15:30:24   查看次数:876 次
■高奇峰 秋鹰图■高奇峰 秋鹰图■高奇峰 白马■高奇峰 白马

  高奇峰是中国近现代画坛的一座“奇峰”。徐悲鸿赞其“发扬真艺,领袖艺坛”;其逝世后,时任民国政府主席林森题写“画圣高奇峰先生之墓”。

   他早年随高剑父习画时,间接师承了清末广东画家居廉、居巢的技法和画风。留日期间,接触到西方写生素描和透视等技法,眼界更为开阔。他从中西画学撷取所长,形成了自己的艺术风格。其作品以翎毛、走兽、花卉最为擅长。

  ■收藏周刊记者 韩帮文

  高奇峰注重象征而不直写

  收藏周刊:目前,市场中高奇峰作品的价位要高于高剑父与陈树人。这与他们的艺术造诣有何关系?

  王坚:奇峰寿命较他们两人短,加上他创作时甚认真,赵少昂就曾对周志毅(女婿)说过,恩师创作时有时对空白宣纸打腹稿半天甚至几天,有败笔的大多都撕了,所以留存的作品少而精品多,价格就高了。每个国画家之每幅作品艺术水平、意境都不同,所以不能一概而论。但整体而言奇峰精品数量多是事实。其实他的新国画比剑父、树人都更写实西化一些,即与传统国画差异化更大些,在刚建立民国的国民政府眼中,就将奇峰画作,视作新政权上层建筑中文化艺术主流代表。

  魏祥奇:如果从艺术造诣的角度而言,我认为高剑父还是“二高一陈”之中最有成就者,而且早期“折衷派”以及“新国画”思想理论的主要践行者和推动者都是高剑父。高奇峰尽管在上海主持《真相画报》并创作了一系列花鸟和动物画,但在语言和观念方面与高剑父相较都略逊一筹。陈树人似乎是一个超游物外者,虽引“二高”为革命和画坛同盟,但极少参与“新国画”的理论构建和学术论争活动,也没有带弟子门生主持建立“新国画”的群体。

  收藏周刊:三人的艺术风格有何不同?

  王坚:高剑父画有才气,变革幅度大;树人画有书卷气,注重格调韵致;奇峰则有静气,善于在中西折衷中找出平衡支点,以更完美地表现出雅俗共赏效果来。

  收藏周刊:其兄长高剑父往往将飞机、舰船、大炮等现代机器直接入画。而高奇峰则没有这样做,他更擅飞禽走兽。同为岭南画派的先驱,同受西方画学的影响,同持国画革新的理念,但两人的题材选择则大异其趣,这反映了两人艺术观念上的哪些差异?

  王坚:奇峰画不写飞机、汽车、骷髅头,与其美学理念有关。他是提倡美感教化的,以鹰、虎表现民族精神,注重象征而不直写。

  魏祥奇:高剑父似乎是一个更具有好奇心和想象力的画家,他在接受新的绘画语言与观念方面展现出极大的开放性,也善于总结和提出新的绘画理论来支持自己的创作;高奇峰更多是从高剑父学画,接受了较多的“写实性”画法的训练,但是在“图像化”的思想史表现上相对较为平淡。

  “新国画”是一种加法艺术革命

  收藏周刊:“撷中国画学的所长,互作微妙的结合,并参以天然之美,万物之灵性,暨一已之精神而变为我现实之作品。”这是高奇峰的艺术自白,在其画面中也的确注重“天然之美”与“灵性”,但受西画光影、几何、透视的影响,也蕴含“现实”的风致。在中国花鸟画史中,到底该怎样定位高奇峰的这种艺术特性?

  王坚:奇峰艺术重以形传神,雅俗共赏,如广州艺博院藏的《秋鹰图》,鹰不同部位的羽毛形状、质感、刚柔都不同,甚逼肖。

  魏祥奇:奇峰的这种绘画思想并非独创,在洋务运动大员张之洞《劝学篇》“中学为体,西学为用”的名言中即可见一斑,事实上高剑父、高奇峰到日本后,这种“折衷论”也是日本绘画界“明治维新”以来经常讨论的问题,这其中有对自身民族身份的确认和认同,也表现出向西方学习的迫切性。其实,完全“西化”在当时的文化语境中很难被推重,而“传统”和“折衷”是大部分文化人倾向的解决方案。

  收藏周刊:在高奇峰的绘画创作中,能明显看出其文人旨趣。比如,他常常题以诗词短句,或为自己首创,或者摘录唐诗宋词,且与画的意境相吻合。这种艺术趣味与传统文人画有何不同?

  魏祥奇:在近代美术史研究中,我们往往将高奇峰视为“新国画”的代表,以至于认为他的绘画与传统绘画之间存在着语言与观念的差异,但我们真正在面对高奇峰的绘画时,感到他的绘画事实上并非我们所想象的那样与传统花鸟画之间距离遥远,传统绘画理论和图式对他而言仍有不可回避的感召力。

  王坚:中国文人画尚诗书画印合一,奇峰亦好继承这种优秀传统。然他的画是新国画,与文人画不同。新国画即后来被称为岭南画派,与文人画不同处首先是折衷中西,然后才是融合古今。

  收藏周刊:高奇峰的艺术创作有何得与失?其艺术探索又有何功与过?

  王坚:诚如前述,奇峰新国画是在传统没骨写生一派基础上融入西洋东洋画元素,是一种加法艺术革命。著名雕塑家潘鹤说过,岭南画派就象基围虾,生长在咸淡水交界,适应并兼得两种环境之便利。岭南画派伴随孙中山民主革命而出现,适逄其时,奇峰画在这艺术革新中,确是当时一座“奇峰”。若从学术角度观,白璧微瑕之处正在于其完美中的个性略欠。陈树人曾对高剑父说过,“改进艺术之任,子为其奇,我为其正,奇峰执中”。奇峰画面在静观取舍中个性略欠,是美中不足。

  魏祥奇:与稍晚时期的“新木刻运动”以及西洋画界的活动相较,国画始终是很保守的一种语言方式。

  说“政治画家”实为不妥

  收藏周刊:1933年,高奇峰在上海逝世,其葬礼被公认为现代画坛最风光的,蔡元培、叶恭绰等名流及众多国民党高官前去送柩,当时的国民政府主席林森为其题墓碑:“画圣高奇峰先生之墓”。“画圣”的说法是不是有过誉之嫌?在当时艺术界,他为何能享尽哀荣?

  王坚:“画圣”代表了民国政府对新派画即岭南画派的肯定和提倡。不但是政府,徐悲鸿也在《高奇峰先生荣哀录》题书“领袖画坛”,因为岭南画派的高奇峰画中西融汇,代表了民国政府的提倡的革新方向。

  魏祥奇:高奇峰、高剑父和陈树人参与社会革命的历史生涯是我们认识和研究其绘画的基础,所谓“画圣”也是在这样一种文化群体和知识体系中才能够生效的。当然高奇峰去世后能够受到如此殊荣,亦主要是其作为“革命者”的身份,而非作为画家的身份。

  收藏周刊:高奇峰艺术履历有丰富的政治背景,他可以称作“政治画家”吗?

  王坚:奇峰早期加入同盟会,积极参加推翻满清王朝,但革命成功后身退,又再倾心艺术革新。实际上他是主动退出政坛的,不入权力圈子,一心搞艺术变革和教学。故说奇峰为政治画家实在不妥,不合史实。

  魏祥奇:我们在研究“二高一陈”的艺术时太过于强调其参与社会革命、政治进步的文化研究语境,用这样的一个概念去描述事实上很容易出现问题。

  高奇峰(1889-1933)

  现代著名画家。名嵡,字奇峰,以字行。广东番禺(今广州)人。留学日本,同盟会员,与兄高剑父、陈树人画脉相连,有“二高一陈”、“岭南三杰”、“岭南画派”创始人之一等盛誉。

  王坚

  著名岭南画派研究专家。毕业于中山大学中文系,现为广州艺术博物院副研究馆员。

  魏祥奇

  中国绘画史博士。毕业于中国艺术研究院,现为中国美术馆馆员。

共1页 |< 首页 < 上一页 1 下一页 > 尾页 >|
【上一篇】: 女画家熊广琴和她的作品    【下一篇】:

相关评论 0 条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评论内容:  
验 证 码:    

  最新美术资讯
  推荐作品展示
  最新作品
关于我们 | 广告支持 | 业务联系 | 服务条款 | 公益联系 | 法律支持
Copyright © 2007-2016 www.ctctct.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地图
苏ICP备10021093号